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重新思考:自己想從工作得到什麼?

        最近遇到以前的老客戶來挖角。就稱他為 C 先生吧。

        C 先生是我在前一家公司時所服務的客戶,當時為了 C 先生所代表的公司客戶的專案,曾小有爭執,沒想到反而形成不打不相識的際遇,還有幸受邀參加他的婚禮。當他離開他的東家輾轉換了幾次工作,而我也離開了前公司,客戶與廠商之間對立的關係消除,反而成就了一段詭異的友誼。

(攝於故宮晶華

        C 先生目前在上櫃公司內獨挑大樑,負責該公司新營運單位的新產品營銷。永遠求新求變求挑戰的 C 先生(這算是我還蠻佩服他的一點),利用上櫃公司豐富的資源庇祐,以低風險進行內部創業的行動,如果行動成功,將有機會脫離母體成立獨立的子公司



        C 先生本身負責業務擴展與統籌,但是這個新單位急需七大象限的人才,其中 CTO 技術長,他找上了我。一個月前,在我受邀到他公司聽了他營運計畫的簡報,雙方稍稍交換了一下初步的想法。老實說,他想做的事業我並不看好,也沒什麼成功的信心,所以稍稍敷衍一下就結束當天的訪談,將這件事拋之腦後。

        原本以為石沉大海後這件事就可以不了了之,然而我錯估 C 的耐性,就在幾天前,接到 C 的來電,談了許久,我把對這個事業缺乏信心的所有疑點全提出來,最後在話題無法收斂的情況下,我們相約改天吃頓晚飯再續談。


        在這期間,我不斷反思,發現自己拒絕的策略是錯誤的。我不該攻擊他的事業沒有前景,因為目的並不是要說服他放棄他的計畫。而且對一個充滿信心和熱忱的人唱衰其實沒什麼用,他只會覺得你是個悲觀主義者而已。

        後來我發現自己不想參予其中真正的關鍵,其實很簡單,只有三個字:沒興趣

        任何我提到的商業上的困難,有興趣與熱忱的人總會想到辦法去克服。但是關鍵就在我沒有那個熱忱,因為我不是只要有錢賺就會有興趣的那種人。所以就算今天嚴長壽或是戴益盛來找我合夥開餐廳,這兩人的參與根本就是穩賺不賠的保證,我也會拒絕。

        因為餐飲業是個我毫無興趣的產業,就算保證賺錢也無法吸引我加入。而且,我有自己想做、且會讓我熱血沸騰的事業夢想,實在不想把時間投入到非志向的事物上。

        在前幾天的餐會中,我表達了以上的看法回絕 C 先生。

        然而, C 先生卻提出了幾個我之前沒有思考到的點:
        「那你現在的工作和你想做的那個事業有什麼關聯?

        「沒關聯。」我答道。

        「既然這樣,那你來到我這邊工作,和繼續留在你現在的公司,基本上對你想做的事業是沒有差別的。

        瞬間,我有一種被抓到小辮子的驚愕感覺。接下來,他問的問題更是關鍵:
        「你有想過,如果要成就你想做的那個事業,還欠缺什麼樣的資源是需要補足的?

        這題是個陷阱,因為身為扶輪社會員的 C 先生剛剛才跟我聊到他和很多創投和大公司董事與老闆在談各種通路合作,也提到這幾天和網路上頗受爭議的趨勢專家 Mr.6 談行銷合作。他知道我最欠缺的其實就是商業人脈資金投入,而這就是他希望我回答的答案。

        不想狡辯的我,誠實的回答如他預期。魚都吃了鉺 C 先生開始拉繩子:
        「其實我也不能跟你保證這個事業一定會成功,但是可以保證透過這個機會,你絕對可以取得所缺乏的商業人脈和資源,對我來說這件事也是如此。


        我並不擔心這個計畫失敗,但我確實需要某個計劃來跟這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建立關係、討論合作。


        就算失敗了,損失的是母公司,我也沒什麼損失,卻反而賺到了認識這些人著珍貴資源,這樣日後若還有其他計畫,都不再不得其門而入。

        「想想你現在的工作可以給你什麼,而你真正需要的是什麼?」C 先生用這樣的結語結束了這場餐會,也讓我的心產生了動搖。

        漸漸能夠理解, C 先生為何當初可以為了這樣一個機會,離開了安穩的國際大公司的懷抱,來到這裡。

        想想當初來到現在這間公司工作,我的確也有一些想要得到的目標。而如今,那些目標也大多得手或是已經消失到不可能獲得。如今,除了穩定的薪水收入外,現在的工作到底還能提供什麼我所需要的?我該花時間好好反省一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